富勒姆对埃弗顿
首頁 > 正文
一本書見證重慶橋梁70年發展

  9月29日,記者從重慶大學出版社獲悉,由該社邀請向中富、劉安雙等橋梁專家撰寫的《天塹變通途——中國橋梁70年》正式出版發行。

  《天塹變通途——中國橋梁70年》通過“科普式”的寫法,選取了全國98座橋梁或橋梁群,以及中國人在國外建設的7座橋梁作為代表,以簡練的文字和大量圖片,展現了新中國橋梁建設事業取得的偉大成就,讓人們了解我國橋梁建設事業發展的艱辛歷程,感受中國橋梁人不畏困難與艱辛、不斷攻堅克難,勇攀世界橋梁技術高峰的精神。

  記者看到,該書以時間為序,分階段對我國橋梁的建設情況進行小結。共分為橋梁起源與發展之路、修復借鑒與基礎鑒定、就地取材與創新發展、學習追趕與橋梁崛起、跟蹤提高與橋梁大國、技術突破與橋梁強國、走出國門與立足世界、過去回眸與未來展望等8個篇章。

  作為著名的橋都,重慶有15座橋梁或橋梁群被收入此書,包括牛角沱嘉陵江大橋群、鵝公巖大橋、朝天門長江大橋、重慶兩江大橋等。重慶橋梁數量眾多,總數超過14000座,跨江橋梁超過100座。這些橋梁有哪些特點,建設背后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,在《天塹變通途——中國橋梁70年》一書出版之際,重慶日報記者采訪了該書主編、重慶市橋梁協會副會長向中富等專家。

  歷經艱險的白沙沱長江大橋

  說到重慶的長江大橋,很多人第一時間就會想到重慶長江大橋。但重慶境內最早以長江大橋命名的橋其實并不在主城,而是位于江津、今年4月已經退役的白沙沱長江大橋,它也是繼武漢長江大橋之后的第二座長江大橋。

  “上世紀50年代,中國橋梁處于修復借鑒與基礎奠定時期。彼時,在橋梁人才、技術等均缺乏的情況下,中國橋梁工作者虛心學習借鑒外國經驗進行橋梁建設,建設了隴海線新沂河橋等一系列橋梁,而落成于1960年的白沙沱長江大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?!畢蛑懈喚檣?。

  據《天塹變通途——中國橋梁70年》一書記載,白沙沱長江大橋全長820.3米,共16孔,主跨為4孔80米一聯下承鉚接連續鋼桁梁,北3孔、南9孔均為40米上承式鋼板梁。

  “現在看起來這座大橋很普通,但在當時,這座大橋的修建過程可以說完全是在摸索中前行,靠著大家不分白天黑夜地干出來的?!畢蛑懈喚檣?,白沙沱長江大橋在開工之初就遇到一個難題——成渝鐵路和白沙沱大橋立體交叉,落差很大,如何解決兩者之間的高度問題?

  為解決這一難題,工程人員也是“大開腦洞”,修展線盤旋而上,逐漸升高,抵達橋頭?!罷庋納杓圃誚裉煒蠢此坪醪蛔鬮?,但在當時可謂是一個創舉,是從詹天佑的京張鐵路,采用長度換高度的人字形線路設計中受到的啟發?!鋇蹦瓴渭喲笄漚ㄉ璧乃鏹葺ダ先嘶匾?。

  由于當時缺乏大型設備,白沙沱長江大橋的枕木也是靠工人手動安上去的?!暗諞淮紊锨虐艙砟臼?,面對腳下滔滔的江水,心里都發‘虛’,但依然咬著牙完成了枕木的安裝?!痹渭喲笄漚ㄉ?、主要負責安裝橋梁枕木的雷飛良老人說。

  “正是在建設者們的不懈努力下,中國的橋梁建設才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?!畢蛑懈凰?,各地長江大橋的相繼落成,不僅極大地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,也增強了中國建設發展橋梁的信心,為我國橋梁建設與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  幾經波折的牛角沱嘉陵江大橋

  “1961年至1980年,我國橋梁建設進入了就地取材與創新發展時期。牛角沱嘉陵江大橋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?!畢蛑懈凰?。

  作為重慶市區的第一座城市大橋,牛角沱嘉陵江大橋為鉚合鋼桁架雙懸臂橋,1958年動工,1966年竣工。

  向中富介紹,牛角沱嘉陵江大橋的工期之所以如此漫長,主要是因為該橋開工不久,就遭遇自然災害而停工。而到了1960年,隨著中蘇關系惡化,大量蘇聯專家又從重慶撤走,大橋不得不再次停工。

  “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1964年。彼時,雖然牛角沱嘉陵江大橋終于復工,但依然面對設備缺乏、資金短缺等問題?!畢蛑懈凰?,為此重慶橋梁人也想盡了辦法:沒有重型吊裝設備,就用土辦法,用千斤頂頂;沒有大型浮船,就用小船拼湊;沒有現代化機具,就用人工操作。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,牛角沱嘉陵江大橋終于竣工,讓重慶主城的交通條件大為改善。

  “除了牛角沱嘉陵江大橋,當時的重慶還建成了中國第一座試驗性斜拉橋——主跨75.84米的重慶云陽云安橋,為中國乃至世界斜拉橋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?!畢蛑懈凰?,這些橋梁的建成也為之后中國橋梁的崛起奠定了基礎。

  兼顧質量與景觀的重慶長江大橋

  《天塹變通途——中國橋梁70年》一書介紹,重慶主城區跨長江和嘉陵江橋梁超過40座,大型跨江橋梁90%以上都是最近20年來建造的。

  “在這些橋梁中,又以菜園壩長江大橋和重慶長江大橋復線橋的建設最具代表性?!畢蛑懈凰?,這兩座橋梁的建設不僅打破了世界紀錄,也實現了與周邊環境協調發展,實現了質量與景觀的兼顧。

  “例如菜園壩大橋,它就是為重慶特有的兩江環抱、群山相擁的地貌‘量身訂做’的?!畢蛑懈喚檣?,重慶橋梁人在進行大橋設計時,為避免“只見一座大橋而不見一座城”的尷尬,先后畫了上萬張草圖,終于選擇“公軌兩用鋼箱提籃拱”作為菜園壩大橋的橋型,不僅解決了這種尷尬,也讓它成為世界最大跨徑公軌兩用T構-提籃拱組合橋梁。

  而重慶長江大橋復線橋在建造主梁時,與老石板坡長江大橋主梁凈距僅5米。要想滿足新橋的橋墩必須與舊橋的橋墩位置對應的要求,同時還要滿足現行規范通航要求,只有把兩個主跨之間的P6深水基礎橋墩去掉。如此一來,復線橋的主跨就變成330米,從而讓該橋成為了世界上最大跨徑梁式橋。

  “縱觀重慶的橋梁建設史,我們不難發現,橋梁建設的跨越式發展與社會經濟的發展密切相關?!畢蛑懈凰?,未來重慶在建造橋梁時,要加強橋梁建設與管理養護人才培養,推行橋梁建設產業化、工廠化,緊密結合橋梁所在地的特點與需求,充分考慮橋梁長期安全使用要求,建設更多在世界上具有特色的橋梁。(記者 黃琪奧)

編輯: 李林娟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59790